特修斯之船与泰坦尼克号

一年多没有动笔,随自己信马由缰,也荒废了不少时光,该理理了。

2012都要来了,潜水冒泡已经过时,还要时不时浮出水面换气,看看有没有大船飘过,随时准备登船~~

正好这次是侃大船,又听着加勒比海盗气势磅礴的原声,俺已经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咸湿海风,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当然还有放荡不羁的Jack Sparrow船长。

杨玲:《流动的自我》

老鲍:此文的思考,可以归为【特修斯之船】悖论的思考(The Ship of Theseus)

【特修斯之船】(亦称【忒修斯之船】】)是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

最早出自普鲁塔克的记载。

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

问题是:

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

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哲学家Thomas Hobbes后来对此进来了延伸,如果用特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俺:一个假想——许多悖论都是源于混淆了船(整体)和部件(局部)两个东东,它们其实是分属于不同层次的,维度不同,放在一起就会出现逻辑悖论。你让二维平面人跨到三维空间来,肯定要把蛋给扯了。

一艘船,泰坦尼克号,完美无缺,还想照着这个再造一艘,设计图纸,零件,工序完全相同,最后造出来会是一模一样的泰坦尼克号?更夸张点,理想实验在原子层面上搞,精确记录下泰坦尼克号所有原子三维坐标,然后一个原子一个原子开始构造,最后能复制出泰坦尼克号?估计是一堆垃圾。

又联想到一个例子,可操作,俺刚做完一个程序设计,如果要版本从V1.0直接飞跃到最后版本2.0,修改难度是非常大的。有一种最愚蠢的办法,就是一个代码一个代码对照着COPY,OK,1.0-》2.0,但毫无价值可言,计算机一个按钮搞定。按照人的设计思路,只能一步步来,1.0,1.1,1.2... ...2.0,每一步都具体实现什么功能,修复什么BUG,最后完成升级。

为什么无法复制泰坦尼克号?因为在重造过程中,都无法避免会改变局部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整体绝不是局部的线性叠加和。

一个整体,你不用去掉一个实实在在的零件,就是去掉一个边界条件(属于关系的一种),它其实就不是原来的整体了。

这不,泰坦尼克号不就撞冰山沉没了么?

归根结底,俺是在谈空间中的同构问题,是可以数学抽象化的,还没有引入时间,得把空间先整明白了,时间其实也迎刃而解。

匿名:无维把instance的identity和instance搞混了!考盘子讨论的是Instance何时失去其作为某个instance的identity。

考盘子:你这个角度挺棒的。有个电影就叫致命ID,那里面的ID其实指的是人格。 所以说“自我”实际上是个很复杂的东西,不定义清楚的话,实际上是在说不同层面的东西。

俺:愿闻其详。

不要跟俺玩概念啊,现在作为代码民工的俺不吃这套了,就好比声明了一个很花哨的变量或函数/方法,俺跑过去一看定义,原来是空的。 定义好了,还得把数据带进去测试,跑一跑,通了才有点价值。

匿名:这个挺复杂的,我也搞不清楚:) 那个函数的接口和功能已经定了,需要你去实现呢:) 这有牵扯到Function,越来越扯不清了:)

俺:杨兄,其实以前你和辉哥,二傻等人讨论里很多火花都不错,为啥到后来都不了了之,自己说啥都快忘了,一个关键原因是因为一直没有建立一套清晰的数学模型和物理图像,当然这一步是最为困难的。 俺也在尝试这一步,有木有狗屎运啊?

三水

目前是彩云天气工程师,相信万物源自比特(It from bit),人生是一场宇宙级超大规模参与的绚烂游戏,也是自我认识的孤独旅程。 关键词:游戏迷(跑几步就喘)、极客范(不学无术)、不走寻常路(拖延症)、炼金术士(0 1)、海贼王(像条狗)。 一句话:量子比特深似海,放空了取一瓢饮。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