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三大设计

网络起源于真随机。 网络就是计算机。

基于以上两句纯粹扯淡,俺们提出网络三大设计。 网络三大设计到底是公理?原理?定理?还是假设?其实俺也没有想清楚,想了一下,还是称之为【设计】。

在设计观察者网络—时空系统的过程中,俺为啥如此重视【需求分析】?因为需求是最最难搞的,它本身就是真随机,时时刻刻都在变。

不懂啥是需求啥是随机啥是善变?隔三岔五问问女人想要什么,你就明白得一塌糊涂。

用软件工程的思想来搞唯信息论,这个理论就如同软件版本更迭一样,是一艘【特修斯之船】,如果这个理论哪里有BUG哪里不爽,经俺们聊天扯淡完一番,随时修改、更新、升级,也就是说这个理论是活的。

目前主流热门的科学体系:物理、化学、生物学、经济学、心理学……在信息论、符号学、计算机软件的视角里,视为一个个庞大繁杂的【文档库】(论文)、【开源代码库】(数理体系)和【数据库】(实验数据),只要俺们这个系统某个功能模块需要,啥量子力学啥进化论啥五行八卦随时可以为我所用,在理解和传承的基础上修改匹配后移植到本系统中,具体细节的实现要像屎壳郎一样专心细心耐心滚粪球,也很难。

唯信息论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门学科,同时又要涵盖包容人类史上的所有学科,这是一头要吞掉整个世界甚至包括它本身的牛鬼蛇神。

辉哥:佛祖说世间万物皆是佛,但也说了,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不彻底捅破,不认知到唯一的真神,也不叫觉悟。

既要完备又要自洽,【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是绕不去的,俺们并不是否定这个从数学第三次危机蹦出来的大发现,而是将其应用在唯信息论中进行新的阐释——A = !A是且只能是一个赋值语句。悖论,自相矛盾,在理论上是想破头也思辨不清楚的,而在实际中则很简单,俺只要用矛戳你的盾,就知道答案了。

此去路漫漫其修远兮,数学是唯一可以完全信赖的描述工具(但数学也只是我们神经系统的游戏?我现在认为是程序),当然其它语言用来吹牛忽悠、装神弄鬼、骗小姑娘还是很管用的。

一头蛇如果能从尾到头把自己吃掉,已经等同于吃掉了世界。

网络第一设计(等价原理):完全无连通网络与完全连通网络等价。

【完全无连通网络】就是网络中存在若干个元素,这些元素之间都相互独立,没有任何关系。 而【完全连通网络】就是Kn,任何两个元素之间都存在关系。

关于【等价】,俺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网络语言来定义,只能将其实例化来阐释,这样的思路也是非常自然的,编好了一段程序,马上把数据带进来跑一跑,通不通啊?通了,那就爽。

给你一张雪白的纸,再给你一支黑笔,你可以在上面画画花花草草,虫鱼鸟兽,你的梦想……俺拿了一把黑刷子,把这张纸全部涂黑,再给你支白笔,你又可以在上面重新画花花草草,虫鱼鸟兽,你的梦想…… 这就是等价原理。

佛的至高智慧: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佛在禅语里已经表达得很好了,而俺们鬼门是用现代的数学语言说给那些沉迷固执于科学的人听,连物理学的基础都是虚幻的,童鞋你就别再执迷不悟了。

网络第二设计(维色定理):一个N-2维网络,最少可用N种色数对元素染色,满足相邻元素具有不同颜色。

四色定理的广泛而深刻的含义,其实远远未被发掘。

边界决定连通性,边界很重要。

这么早讨论四色问题,其实基础不扎实,有了N色定理,其实马上就要讨论空间维度问题了,跨越性太大,很多人会掉链子,还是回头补补课。再说四色问题,俺也还没有真的证明,涉及到色的对称群问题,色群的对称性,俺还没穷尽。

色很重要啊,先个大家个曙光,俺一直说,3个空间维度,1个时间维度,一个电荷,一个质量,六个物理量,谁能把他们搞轮换对称了,物理学关于起源地研究就到头了,大家就可以回家了,该祈祷的祈祷,该睡觉的睡觉。

小提示:色是天生的对称,4维网格系统,需要6色来保障,六个物理量,就全对称了。(大家都好色点!)

小提醒:一定的记住,色和空都是表现,不是决定,你要搞出什么决定性的东东,肯定是方向反了,是搞技术去了,技术是有风险的,(暂时)成功了自己偷着乐,(命中注定)不成功该死X朝上,别满世嚷嚷什么真理。

摘自鬼王《打打基础(6)—知与不知》。

网络第三设计:透露一下,关于网络同构,自指,循环逻辑的设计。

目前还很纠结,时机也未成熟,让Ta自己长出来了吧~

回望:

四年多过去了,我现在只是更接地气了,老实多写些代码,多抓一抓自己写的bug,多干活切菜吃饭,消一销自己的妄念和锐气。

自指和矛盾或许只能在现实之中生长,因为还没发现和证实现实世界的bug痕迹,只有到物理极限——大爆炸、大撕裂和量子纠缠才能窥见,而每一个活着的生命和意识个体确都是奇迹,上帝的时空程序太令人无言惊叹。

三水

目前是彩云天气工程师,相信万物源自比特(It from bit),人生是一场宇宙级超大规模参与的绚烂游戏,也是自我认识的孤独旅程。 关键词:游戏迷(跑几步就喘)、极客范(不学无术)、不走寻常路(拖延症)、炼金术士(0 1)、海贼王(像条狗)。 一句话:量子比特深似海,放空了取一瓢饮。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