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与泡沫

创业、股票和美女,在注意力浪潮之中都很容易形成泡沫,虚幻飘渺,一戳就破,烟花易冷。

五彩斑斓、海市蜃楼般的泡沫,总是最能吸引人们的眼球、引起人们的注意,人们乐此不疲地投入时间和精力,憧憬着自己有一天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有人说,泡沫其实没什么不好的,它释放了人们的过渡膨胀的欲望和力比多,于是社会就和谐稳定了,还刺激了经济增长。

存在即合理,泡沫广泛存在。

啤酒也是有泡沫才好喝,新鲜刺激爽。

但只有少数人才喝到成功的香槟,市场和资本的贪婪浮躁让很多创业者忘记了创业的九死一生,过程的痛苦和煎熬,技术开发和用户增长的粒粒皆辛苦。

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才能抱得美人归,这是生物和历史的残酷事实。

现在的创业潮和股市很容易让人想起2000年的网络泡沫,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而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创业公司不断地开业和倒闭,股票不断地涨和跌,美女不断地在变美和变老。

泡沫不断地产生和消灭,这就是流动的时间。

最重要的是,我们对于潮流和变化的独立思辨和执行,而不至于被浪打翻。



以下摘自 彼得·蒂尔:《从0到1》——《像1999年那样狂欢》

“他们说 2000 年,再也没有派对了!哎呀!太迟了!今晚我就要办一个派对,像 1999 年那样!” ——王子

纳斯达克指数在2000 年 3 月中旬达到了峰值 5048 点,然后在 4 月中旬跌至 3321 点,在 2002 年 10 月降到最低点 1 114。在这之前,市场崩溃一直被解读为对 90 年代科技乐观主义的审判。而这之后,曾经充满希望的 90 年代又重新被定义成贪念充斥的时代。纳斯达克的崩溃宣告了这个时代的终结。

对比照片: 上证指数过去一年走势

每个人都慢慢开始用不定性的眼光去看待未来,任何提出年度计划而非季度计划的人都该被当作极端分子而不予理睬。全球化代替科技成为未来的希望。90 年代从“砖块到网络”的转变没有取得预计的成果,投资者又重新把目光放到了砖块(房地产)和金砖国家(全球化)上结果是产生了另一个泡沫——房地产。

遭受硅谷之劫的企业家们从中学到 4 点经验,这些经验直到今天仍在主导商业思想:

  1. 逐渐超前
    不能沉溺在宏大的愿景中,否则会使泡沫膨胀。自称可以做出丰功伟绩的人都不能相信,心存改变世界之雄心的人通常要更加谦逊。小幅循序渐进地成长是唯一安全前进的道路。

  2. 保持精简和灵活性
    所有的公司都必须留出一定空间,不要事事都严格计划。你不该知道你的事业会变成什么样事先规划通常既死板又不现实。相反,你应该做些尝试,反复实践,把创业当成未知的实验。

  3. 改进竞争方式
    不要贸然创造一个新市场。以现成的客户作为出发点创业才更有保障,在成功者已经创造出的产品的基础上,将这些已经被认可的产品加以改进,才是可取之道。

  4. 专注于产品,而非营销
    如果你的产品需要广告或营销人员去推销,说明你的产品还不够好:科技应用于商业应该主打产品开发,而不是销售物流。泡沫年代的广告显然都是浪费,唯一持久的增长是病毒式爆发增长。

这些经验教训在创业领域成了信条;忽视它们的人被认为会遭受 2000 年美股大崩盘、科技股市挫那样的厄运。然而这些法则的对立面可能更正确:

  1. 大胆尝试胜过平庸保守。
  2. 坏计划也好过没有计划。
  3. 竞争性市场对收益有负面影响。
  4. 营销和产品同样重要。

确实,科技发展中存在泡沫现象。90 年代后期人们狂妄自大,相信自己可以实现从 0 到 1 的跨越。结果,只有少之又少的初创企业实现了这个跨越。许多公司只是空谈而已。但是人们明白,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找到事半功倍的方法。2000 年 3 月,市场显然已经达到了疯狂的顶端。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更重要的是,人们也极为清醒,他们着眼于未来,考虑未来发展需要的适度新科技,然后结合自身实力判断能否实现。

我们仍然需要新科技,我们甚至还可能需要用 1999 年的那种狂热去寻求新科技。要想建立新一代企业,我们必须扔掉之前陈旧的法则。但这并非意味着那些法则的对立面就一定是正确的:因为就算你有心逃脱,大众洪流也会裹挟着你向前。相反,要问自己:你对企业的认识有多少基于对以往过错的错误反应形成的?

最反主流的行动不是抵制潮流,而是在潮流中,不丢弃自己的独立思考。

三水

目前是彩云天气工程师,相信万物源自比特(It from bit),人生是一场宇宙级超大规模参与的绚烂游戏,也是自我认识的孤独旅程。 关键词:游戏迷(跑几步就喘)、极客范(不学无术)、不走寻常路(拖延症)、炼金术士(0 1)、海贼王(像条狗)。 一句话:量子比特深似海,放空了取一瓢饮。

北京